华东师大2016届博士毕业典礼:愿母校的今日因你

华东师大2016届博士毕业典礼:愿母校的今日因你

时间:2020-02-12 08:0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但我想,如果我们发挥一下想象,2016年还是有希望成为我校历史的一颗耀眼亮点的。如果我们大胆想象一下,2016年的重要性或许远在天边、近在眼前。那就是,到场和没有到场的395名同学,2016届的华东师大博士研究生,在今天完成博士学业、获得博士学位!

  大家虽然鼓掌,但心里大概都在嘀咕:这话有点夸张吧!虽然我们今天将要领到的,是第一次由学校设计的毕业证书,但其他学校也是这样的啊。我们虽然取得了不错的科研成果,在SCI、SSCI、CSSCI来源期刊等共发表论文1335篇,其中包括陈丽君、荆常诚、余金生、江波、赵贤亮、贾永萍、赵翠翠等同学在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(《美国化学会志》)、Angewandte Chemie-International Edition(《德国应用化学》)、《体育科学》、《心理学报》和《世界宗教研究》等高端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;我们虽然对学校的科研贡献不少,像化学这样的学科之所以能在刚才提到的2016自然指数排名中位列全球高校63位,我们在导师们指导下与他们一起拼搏,功不可没,但毕竟,与往年相比,我们这一届的学生已经取得的成绩,与学长们的相比,算不得有跳跃性的进步啊。

  是的,仅仅就各位在过去几年中所取得成就而言,大家今年在2016年完成学业,还没有给这个年份以特别耀眼的色彩。但我想讲的恰恰是,2016年还可以出于别的理由而显得特别重要,这个理由可以不是今年已经发生或将要发生的事件,而可以是今年以后将要发生的事情,可以是因为在你们完成学业以后所做的努力、所成就的事业……

  说这番话,并不是随便给你们一顶纸糊高帽,而是想与同学们分享我自己近来的一个想法。

  最近在好几个场合我都说,中国近代以来的发展,可以用毛泽东的三句话来表达:1940年,他讨论“中国向何处去?”;1949年,他宣布“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”;1956年,他表示“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”。

   这三句话都很重要。但怎么个重要法呢?

  如果新中国没有诞生,“中国向何处去”这个问题,我们至多是在理论上回答了,而不是在实践上解决了。

  如果改革开放没有取得伟大成绩,“挨打”的问题解决了之后,“挨饿”的问题如果并没有很好解决,中国人就很难说是已经完全“站立起来了”。

  同样,假如我们现在站到了本世纪中叶的位置上,假如我们在那里并没有看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第二个“一百年”的目标如期实现,那么,“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”,就依然还只是党和国家第一代领导人的一个美好愿望。

  同样一件事,同样一句话,它的意义取决于由它引出的相关情况;情况不同,它有什么意义,它是否重要、如何重要,也就很不一样。同样一句话,放在不同的脉络中来看,它可以只是一个愿望,也可以同时还是一个承诺。“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”这句话,我们不想让它只是一个愿望,而也把它当做一个承诺,这个承诺现在还没有实现,但我们正在努力实现它,我们将通过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的不断实践,来证明这句话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伟大民族的庄严承诺。

  同样,我说2016年在华东师大历史上的特殊意义,很可能在于你们,2016届的博士生,在这一年毕业,——当我这样说的时候,我是希望,你们不仅把这句话当做学校的一个祝愿接受下来,而且把这句话当做自己的一个诺言承担起来,让自己今后的生活和工作,按照这样的诺言来安排和经历。

  坦率地说,是不是承担这样的诺言,是不是承诺在毕业以后用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来使2016年这个年份、使“2016届华东师大博士生”这个群体,成为华东师大集体记忆中一个耀眼的亮点,是你们自己的事情,我在这里只是提出了一个建议。但或许,对这个建议本身,我作为长者还可以再唠叨几句,作为补充。

   第一句话:要承担这样的诺言,你们不要把自己已经取得的或没有取得的成绩,看得太重。 你们现在所达到的高度,很可能让将来的攀登具有不同的难度,但不可能完全化解攀登之为攀登所具有的挑战,也不应该完全剥夺攀登之为攀登所具有的乐趣。

   第二句话:要承担这样的诺言,你们不要对挫折和吃亏只做消极的理解。 精彩人生很少是一帆风顺的;只想着生活中的每一步都“趋利避害”,很可能突然发现,连自己都因为过多的自我中心而有点自惭形秽了。

   第三句话:要承担这样的诺言,你们在理解和追求未来人生目标的时候,要为自己的勇气和想象力留下足够空间 。Einstein说,“what is inconceivable about the universe is that it is at all conceivable.”。Fukuyama说,“nothing is as certain as uncertainty in global politics”。同学们,在科研之内,你们要多想想爱因斯坦的话;在科研之外,你们要多想想福山的话。从伦敦到里约,从政坛到市场,在今天的世界上,晴雨无常、进退失据,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日常体验。在这样的时刻完成学业,手里的学位证书虽然有点用处,但恐怕只能帮一点小忙。关键时刻,你们还是要靠自己的勇气去转危为机,靠自己的想象去画龙点睛,靠自己的智慧和劳动,去make a virtue of necessity,去make the impossible possible,用你们的学弟学妹们在毕业晚会上歌唱的“最好的我们”去证明,报恩爹娘给我们生命的一种方式,是让这生命中哪怕最艰苦最无奈的时刻,也因为记得自己是2016年在华东师大拿到博士学位的395名同学之一,而多一份信心、多一份尊严。

  我亲爱的2016届新晋博士同学们,如果你们今天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带着这样的承诺度过的话,2016年一定是学校历史上最美的年份;母校的今日,一定会因为你们的今后,而格外耀眼。

  再次祝在座的同学、老师和嘉宾,人人幸福,六六大顺!

  谢谢各位。